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政策解读

平度“粮食银行”的启示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2008年09月19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早就知道胶东半岛上的山东省平度市有个“粮食银行”,夏收时节,记者目睹了这个“粮食银行”的存取状况,颇受教益。

粮食安全问题和农民增收问题,是中央和全社会关注的焦点。平度的“粮食银行”在这两个问题上都作出了有益的探索,这种有益的探索表明,粮价放开以后,政府仍然应该有所作为,而且也可以大有作为。

   存粮,卖个好价钱

   7月17日,平度市“粮食银行”田庄镇粮站代办点,当日小麦收购价1.77元/公斤。由于急需用钱,加上粮价上涨,中柳坡村农民邹成波果断地把储存在“粮食银行”的7889公斤优质小麦兑换成了现金。邹成波的这批小麦是27天前存到“粮食银行”的,当初的入库收购价格是1.70元/公斤。这一进一出,扣除每吨17元的库存损耗,邹成波存储的小麦赚了418元。

   “粮食银行”是农民对创新收储方式的粮库的形象称呼。自从去年10月份青岛大度谷物有限公司在平度开办起“粮食银行”以来,发挥储备库规范化储粮的优势,使平度市农民丰收后的粮食有了集中、科学的存储之地。目前,在大度谷物公司所属22个镇粮站均设立了“粮食银行”代办点,农户可就近到粮站办理粮食存取业务。

  

   如果并不急需资金,又看好粮价上涨趋势,存粮的农民完全可以放心地把粮食存进“粮食银行”,等待价高时再出售。南村镇亭兰三村农民王正朋今年种了20多亩小麦,收获后他除了留下足够的口粮和种子外,将剩余的小麦全部存到了“粮食银行”。

   王正朋胸有成竹地说:“等粮价涨涨再卖不迟!”过去,农民习惯于靠陶缸、土仓等土办法在家储粮,很容易遭老鼠盗吃,被虫蛀蚀,或因天气潮湿而霉烂。据统计,我国农民传统自储粮中每家每户的粮食损失在8%~10%。

   实实在在的惠农措施

   在“粮食银行”,农民存粮自愿、取粮自由,“粮食银行”对存粮户的存粮数量保密。从当年新小麦收获上市开始,农户可一次性或分批次将小麦存入“粮食银行”。存入时,经“粮食银行”验质、检斤、计量入库后开具“代存粮食入库单”,注明品种、数量、质量指标、基准单价(即当日挂牌收购价),经存粮户亲笔签名确认后,“粮食银行”据此登记“存粮折”发给农户。此后,农户可根据市场粮价变动,择机凭“存粮折”到存入小麦的粮站提取小麦或出售小麦,大度公司按当日挂牌收购价随时为售粮户办理现金结算。

   青岛大度谷物有限公司是平度市唯一的一家国有控股粮食生产企业,隶属于平度市粮食局,公司总经理杨文政兼平度市麦业协会会长和“粮食银行行长”。他说,由于公司利用的是粮食部门现有仓储设备,有专业技术人员负责保管,比起农民自家粮食储存方式,可以避免粮食浪费。

   “粮食银行”代农户储存的粮食品种主要以小麦原粮为主,不搞品种兑换和以粮易物。农户到“粮食银行”存储的小麦须达到国家中等质量标准,无虫蚀、无霉变。低于国家中等质量标准或虫蚀霉变的小麦,“粮食银行”不予代存。

   “粮食银行”对农户存入的小麦在入库时按2%的损耗率一次扣除保管损耗数量,此后不论存储多长时间不再扣减损耗数量。如果存粮户将存入的小麦在当月直接出售给大度公司,可按1%的损耗率扣除保管损耗数量;超过一个月则按2%损耗率执行。

   农户存入“粮食银行”的小麦不规定储存时限,根 据需要可随存随取。

   打通粮食上下游产业链

   平度市素有胶东“金粮仓”之称,是我国重要的商品粮生产基地,也是全国强筋小麦生产的优势区域。今年,这个市的小麦种植面积146万亩,总产约63万吨,单产、总产均创历史最高水平。“粮食银行”有了很好的“用武之地”。

   “粮食银行”严格执行“存粮在库、粮权在农、规范管理、安全储存”的原则,在平度市粮食局和相关部门的监管指导下,加强粮食储保管理,规避损失风险。为保证农户的存粮质量,大度公司对农户存入“粮食银行”的小麦及时更新库存,确保农户存储的小麦不变质。

   杨文政说:“粮食购销市场全面放开后,购销价格完全由市场供需决定,粮食价格波动大且不稳定,农民种粮有一定的盲目性。如果顺其自然,往往会挫伤农民种粮的积极性,影响我国粮食安全。

   平度市通过成立麦业协会打通了粮食上下游产业链,成为农民与市场的联系纽带。”目前大度公司下设的“粮食银行”代存粮食1230吨,涉及农户550户,8月份将再增存300吨。

   杨文政认为,减少损耗,就是增加粮食,维护国家的粮食安全。办好“粮食银行”,不但有效节约了粮食,还把粮食产出、供应、销售、加工捆绑在一起,是新时期服务农民种粮的好路子。初步测算,农民将粮食存到“粮食银行”比农民自己储存50公斤可减少6%的损耗,按普通小麦市场价每公斤1.6元计算,每50公斤小麦可为农民减少损失4.80元。

   市场经济条件下,粮食企业的根本出路在产业化、规模化和多元化。据记者调查,因为有了“粮食银行”,平度除本地小麦收购价格远高于国家最低保护价外,还拉动了胶东半岛中部小麦收购价的上升,有效保护了当地农民种粮积极性。

  

[ 打印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