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综合新闻

综合新闻

鉴往知来,跟着总书记学历史丨共和国钢铁工业的成长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13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5月11日至1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山西考察。这是5月12日上午,习近平在太钢不锈钢精密带钢有限公司生产车间,了解企业复工复产情况。新华社记者 李学仁 摄.JPG

5月11日至1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山西考察。这是5月12日上午,习近平在太钢不锈钢精密带钢有限公司生产车间,了解企业复工复产情况。新华社记者 李学仁 摄

今日的中国,高铁飞驰、飞机翱翔、巨轮远航、飞船升空,一桥架南北,天堑变通途,这一切的发展进步与一个行业息息相关,那就是钢铁工业。

1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太原考察调研,到太钢不锈钢精密带钢有限公司了解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企业复工复产等情况。

钢铁,被称为工业的“粮食”;钢铁业,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70多年来,我国钢铁工业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变化,与国家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紧密相连,如今的中国钢铁业,已占据世界钢铁业的“半壁江山”。工人在太钢集团“笔尖钢”钢丝生产线上工作(2017年1月10日摄)。 新华社记者 曹阳 摄.JPG

工人在太钢集团“笔尖钢”钢丝生产线上工作

从无到有,这个第一不容易

太钢集团生产的“手撕钢”,厚度为0.02毫米,仅为一张A4纸的1/4,它的问世,将中国不锈钢箔材的制作工艺提高到世界领先水平,成功打破国外贸易垄断和技术封锁,为中国制造提供了高端基础材料。

“每一块钢铁里,都隐藏着一个国家兴衰的秘密。”这是美国钢铁大王卡内基的传记作者彼得·克拉斯的一句名言。“手撕钢”里隐藏的就是中国技术创新的“秘密”。

曾几何时,钢铁工业的疾速发展,寄托了中国经济腾飞的梦想。

从1890年张之洞创办汉阳铁厂到1948年的半个多世纪中,我国产钢总量仅760万吨。

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我国钢产量仅15.8万吨,人均不足300克,连打一把菜刀都不够,全国几乎没有一家完整的钢铁联合企业。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制定了“以钢为纲”的工业发展指导方向。鞍钢的扩建,包钢、武钢的建设标志着新中国钢铁产业的新纪元。在“一五”初期,钢铁工业逐步得到恢复和发展。

1956年,国家提出中央和地方、沿海和内地均要发展钢铁企业,不仅要有大型钢厂,还要建立中小型钢厂。确立了除鞍钢、武钢、包钢外,还要在山西太原、四川重庆、湖南湘潭、安徽马鞍山、北京石景山创办中型钢铁企业,在河北邯郸、河南安阳、山东济南、江苏南京、新疆乌鲁木齐等十八个省市创办小型钢铁企业的产业布局。钢铁工业逐步形成“三大”“五中”“十八小”的格局。

“一五”计划规定1957年钢铁工业产值为33.1亿元,实际达到46.5亿元,平均每年增长29.8%。

此后几年,中国钢铁工业一度走上一条以追求产值、产量增长速度为目标的粗放型发展道路。全国大炼钢铁造成极大浪费,钢铁工业严重受创。

1961年,党的八届九中全会提出国民经济建设“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到1965年,钢铁工业的产量、品种、质量都达到了历史最好水平。

“文革”期间,我国钢铁工业遭到严重破坏,在曲折中前进。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这为我国的钢铁工业利用国外资金、技术和资源创造了条件。上海宝钢、天津无缝钢管厂等具备世界先进水平的现代化大型钢铁企业建立起来,鞍钢、包钢、武钢、首钢等老牌大型钢铁企业也得到技术改造和升级。

为提高生产率,钢铁工业进行了生产体制上的探索,首钢率先实行承包制。我国钢铁工业通过改革释放出强大内生动力,实现了钢产量5000万吨和亿吨两次突破。

1996年,我国钢产量突破1亿吨,跃居世界第一位,这是我国钢铁工业发展进程中一个新的里程碑。

自此,我国一直保持钢产量世界排名第一的位置。太钢集团员工在操控超薄带状不锈钢的加工设备(5月24日摄)。新华社记者 曹阳 摄.JPG

太钢集团员工在操控超薄带状不锈钢的加工设备

经济新常态,产能过剩是道坎

进入新世纪,我国钢铁工业继续实现持续高速发展。但受经济增速放缓、经济结构优化、生态环境约束等影响,2012年以来我国钢铁需求不断放缓。

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钢铁市场供需严重失衡,产能严重过剩,制约了行业发展。钢铁工业进入低增长、低价格、低效益和高压力的“三低一高”新常态。

2013年至2015年底,我国每年生产的钢材大约有四分之一是根本卖不出去的。即使卖出去价格也一跌再跌,钢铁价格最低时每斤卖到1块6毛钱,钢材卖出了白菜价。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粗钢产能约为12亿吨,按照2015年产量测算产能利用率不足67%;会员钢铁企业实现利润总额亏损645.34亿元,亏损面为50.5%。

化解产能过剩成为钢铁行业面临的首要任务。

2014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强调,对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要深化理解、统一认识。如果看不到甚至不愿承认新变化、新情况、新问题,仍然想着过去的粗放型高速发展,习惯于铺摊子、上项目,就跟不上形势了。用老的办法,即使暂时把速度抬上去了也不会持久,相反会使发展中的矛盾和问题进一步积累、激化,最后是总爆发。

2015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以来,党中央针对当前经济新常态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新战略,并从我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出发,形成了“三去一降一补”这一具有重大指导性、前瞻性、针对性的经济工作部署。

“知其事而不度其时则败”,习近平总书记为包括钢铁工业在内的传统产业发展开出良方、指明方向。钢铁工业痛定思痛,当断则断。

2016年2月,国务院发布《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提出从2016年开始,在近年来淘汰落后钢铁产能的基础上,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至1.5亿吨。

2016年至2018年,我国钢铁业在累计压减超过1.5亿吨产能、全面出清1.4亿吨“地条钢”之后,提前完成5年化解过剩产能目标,逐步走出产能过剩的困境。

太钢集团员工在操控超薄带状不锈钢的移动设备(5月24日摄)。新华社记者 曹阳 摄.JPG

太钢集团员工在操控超薄带状不锈钢的移动设备

新发展理念,转型升级促腾飞

2015年10月,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系统论述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

新发展理念就是指挥棒、红绿灯。指引钢铁企业摒弃以量取胜的传统观念,转向追求高质量发展。

“产品和技术是企业安身立命之本。希望企业在科技创新上再接再厉、勇攀高峰,在支撑先进制造业发展方面迈出新的更大步伐。”总书记在考察太钢时的讲话语重心长。

抓科技创新就抓住了发展全局的“牛鼻子”。近年来,太钢加快推进企业转型升级,大力加强科技创新。2016年以来,太钢精密带钢研发团队攻克175个设备难题、452个工艺难题,实现了一系列关键工艺和生产制造技术的重大突破。

“论克卖”的“手撕钢”,国产笔尖钢加工成的圆珠笔芯……一批高端产品在不断的创新中诞生,填补了国内空白,占领了国际市场。

走进太钢厂区,仿佛走入绿树成荫的公园。近年来,太钢在绿色发展上加大投入力度,截至2019年底,太钢大气污染物排放量比2018年降低50.6%,环境质量进一步提升。以往污染严重的厂区正在变成环境优美的景区。

变化的背后,是新发展理念的引领。

2014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全国人大广东代表团审议时强调,腾笼不是空笼,要先立后破,还要研究“新鸟”进笼,“老鸟”去哪儿。要着力推动产业优化升级,充分发挥创新驱动作用,走绿色发展之路,努力实现凤凰涅槃。

腾笼换鸟,凤凰涅槃。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太钢、河钢、包钢等越来越多的钢铁企业一方面做好去产能的减法,一方面也做好人才引进、大力创新、树立品牌、绿色发展的加法。转型升级成为钢铁工业的主旋律。

放眼未来,钢铁工业贯彻新发展理念,促转型升级的信念如钢、意志如铁。


[ 打印文章 ]